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ucifer 的博客

网易英超评论专栏

 
 
 

日志

 
 
 
 

4时的镇魂曲  

2010-02-10 16:03: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一个阴天。
 
外面的地上已经渐渐干了,不管是昨夜的雨,还是今晨的湿气,都已经看不到了痕迹;但是对人来说,心中的雨没有那么容易停,或者说,可能永远也不会停。
 
我看了下表,还有45分钟到下午4点。
 
距离我高中同班同学的追悼会,还有45分钟。
45分钟,是半场球赛的时间,尽管我和他,可能从来就没有踢过这么长时间的球。
 
 
其实这也不算是追悼会,因为没有遗体,只有一个骨灰盒子。
 
我不是同学代表,张晔会请假代表我去,所以我无法亲眼看到那个盒子,也许我也不想看到。这将是一个举办在俱乐部里面的追思会,也许不会有追悼会上那种悲伤至极放声大哭的气氛,但是单是想象一下,也让我窒息。
 
 
有时候这个世界,巧合得让人觉得可怕。
 
一周前张晔告诉我,林侃走掉了,我一开始觉得是一个玩笑,甚至到现在,我仍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我无法想象当年那个油腔滑调,一直聒噪搞笑的家伙就这么忽然变成了一个盒子,而且还是在这个年纪上。
 
张晔告诉我,他从大学毕业后,在上海HP工作,前两年去了美国读书,然后今年1月底的时候医生告诉他,他已经到了胃癌晚期,已经时日无多;上上周六,也就是他被告知胃癌晚期两周的日子,他走了。
 
我霎时间就想起了两周前team meeting上周翔所说的话“我有一个初中同学,挺要好得,前两年去美国读书,前几周刚被查出来胃癌晚期,还有没有几个礼拜可以活了”,我心想不会吧,为什么如此相似,连时间都如此重合,我立马去问了周翔,你同学高中是不是延安中学的,他说是的,叫做林侃;好吧,这见鬼的巧合,林侃,也是我高中同学,是我高三的同班同学。
 
想到两周前周翔说到这件事情时候,我们还在唏嘘时候周翔说的话“想象一下觉得真可怕,当年的初中毕业照上已经有一个人的脸被涂掉了”现在的我无限能够理解这可怕在哪里了,我甚至有着冲动,想打开抽屉把高中的毕业照翻出来,去看一下,但是对着抽屉,我并没有付诸行动,因为,就算看一下又能怎么样呢??
 
已经无济于事。
 
很多悲伤,很多惨痛,就算你没有亲眼看到,你也能够想象,我想说:一路走好,但是我知道他走的根本就不可能好,他从被告知胃癌晚期到离开只有两周,我不想想象那期间他是什么心情,也不想想象他家人是什么心情。即便如此,我也无法说出:一路走好。
 
去他妈的“一路走好”。
 
我根本什么都说不出。
 
我和林侃就做了一年的同班同学,由于高三时候科目分班,我被分到了他们班级,他是个很搞笑的家伙,没正经,成天嘻嘻哈哈,油嘴滑舌,到处开玩笑,动作夸张,他惹几个老师的镜头是我们高三生活中难得的调味剂。那个时候我们每天中午都会去踢球,因为放学了要回家看书,所以我们一般中午都不去吃饭,先去草地上踢球,等踢得差不多上课了,再去小卖部弄点面包带到教室里面去。
 
中午踢球是我们在延安中学高压应试教育下宝贵的放松时间,到了球场上,我们就会让那些扯淡考卷都去见鬼,让那些罗嗦的神经质的老师都去见鬼,谁都打心底不想让那些狗屁不通的考卷来决定自己的未来,但是有时候你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在一个放学后连男女同学一起回家都会给老师拿到年级大会上批斗的高压学校,踢踢球有多快乐,可能很多人都想象不到。而踢球也是我和林侃作为同班同学最大的交集了。
 
不过不吃午饭的习惯的确不好,所以说林侃他胃不好,也许是有前兆的,听说他后来多次胃不舒服,都不愿意去看,忍了好几年,这次,终于出事了。而且是无法挽回的事,这是我们的一个教训,所以我希望大家在这种事情上,胆小一点好。
 
高中毕业高考的时候,林侃似乎没有考好,考去了兰州大学;那个时候开玩笑的时候我们还嘲笑过他,你小子去学做兰州拉面么,回来给我们尝尝;然后就渐渐失去了联系,不止林侃,我们那时候一起踢球的同学中只有极少数现在还有联系,如果不是一起踢球的,那就压根没有任何联系了,因为在延安中学,同学间的私生活上的交集都很少,尤其是高三分班以后才作的同学,交集就更少了,一晃8年多过去了,后来听说他毕业回来后去惠普工作了,然后又辞职去了美国读书。
 
然后就是这次客死他乡了,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客死他乡,从查出到离开,就2周,由于政府们规定只有烈士遗体才能上飞机,所以回来的只能是骨灰盒子。
 
4点快到了,我能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默哀,假如对于人类来说,有门的那一边的话,那么希望他能够在那边少一些厄运,多一些幸运,希望那边的世界多一些公平。假如没有的话,希望他安息。
 
 外面阴沉的天空开始飘起了几滴小雨,就像以前听到过的一句话,世界上,有永远不会停的雨,你没法做到让雨停,你只能打起伞,尽量前进。
 
我只能记得,依稀10年前的2000年那个秋天,我习惯性的在守门员出击之前把球推进球门死角,正在陶醉地觉得自己将来估计是另一个罗马里奥的时候,那个油腔滑调的守门员跑过来用手指指着我,一本正经喉说“就差一厘米,我手指就碰到了”,我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如果估计到你能碰到,我就做个假动作,踢另一个方向了”。
 
然后,中场开球,比赛继续。
 
至少在记忆中,比赛还会继续。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